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展厅  >  基本陈列  >  正文
山海古韵
 

    在中国的东方,面对浩瀚的渤海黄海,是我国最大的半岛——胶东半岛,烟台就坐落在这里。《山海古韵》,烟台地区古代历史文化陈列。展览以馆藏文物为基础,通过“史前初曙”、“东莱兴衰”、“盛世仙乡”、“文化港湾”、“海防锁钥”五个部分,将烟台地区上自旧石器时代下至清末上万年间的发展历程,和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海洋文化、莱夷文化、青铜文化等多元文化,全面、真实、鲜活地呈现出来,谱写了烟台地区古代文明的灿烂华章。
   《山海古韵》陈列,展开了一幅富有烟台特色的古代历史文化画卷,这绵延不断的文脉,从远古走来,向未来奔去!

·

序厅


    一、史前初曙    从旧石器时代晚期开始,烟台这片土地上就有了人类的繁衍生息。原始先民在山海之间开拓发展、辛勤耕作、繁衍生息,他们所创造的富有滨海特色的史前文化,曾经十分繁荣,是中华远古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莱阳将军顶恐龙峡谷地貌

 

   《山海古韵》陈列开篇即用恐龙峡谷大型实景照片,是一次新的探索与实践。设计创意主要源自莱阳市境内丰富的恐龙遗迹和独特的平原峡谷地貌,目的是让鲜为人知的“中国恐龙之乡”及令人震撼的地貌景观走进展厅,并以此打开视野,营造现场感,为观众提供丰富的想象空间和纯朴的视觉享受。
    步入展区,设计巧妙的灯光会随着观众的来去,在远处实景图片和前景实物展品间自动切换;有序渐变的光照,将亚克力板上的恐龙刻画得惟妙惟肖;模拟景象中的恐龙脚印时隐时现,用象征手法把一个遥远而神秘,有着地域特色的故事描绘得有声有色。在此,白垩纪时期的恐龙峡谷奇观、恐龙化石,灯光及辅助展品“会聚一堂”,以特有的陈列语言,渲染着“恐龙家园”的氛围,呈现出气势恢弘、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艺术效果,为陈列打造出一个精彩的开端。

 

贝丘遗址地层堆积

 

    图中这方“土块”,是取自福山区邱家庄遗址的地层堆积,高170厘米,宽120厘米,厚80厘米,是本馆首次将立体切割、整体迁移的方法与除湿固化、灭菌防霉的技术结合而获取的完整贝丘标本。把体量如此之大的真实地层堆积融入陈列,在国内博物馆展陈中实属罕见。这一构想,是设计者注重科学,推陈出新,坚持博物馆品质的具体体现。展厅中的标本,虽然色不艳丽,风貌朴野,其内却“堆积”了大量贝壳、石器、陶器以及各种动植物残骸等贝丘文化信息,生动反映了当时人类的生活习性和滨海文化特色,也将地层堆积中文化年代下早上晚的规律展露无遗。聚光灯下,沉睡地下几千年、人们难得一见的贝丘遗存以原生态的面貌昂然挺立,加之贝丘遗址分布图、地层图解和贝丘成因背景图的烘托,使表现出今天烟台沿海许多贝丘遗址神髓的这方“土块”焕发出奕奕神采。看似简约的艺术形式、平淡的处理手法,却早已默默地将科学性、知识性和趣味性融为一体了。

 

“北庄遗址”发掘现场复原

 

    距今约6000——4000年前,人们聚集而居、生活相对稳定。烟台地区已发现的这一时期保存最完整、埋藏最丰富的村落遗址——北庄遗址,繁荣程度堪比同一时期的西安半坡遗址,又被称为“东半坡”。北庄遗址经过了5次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通过复原的部分发掘现场,以及对当时人们居所的想象复原图,可以了解先民们正是在这样圆角方形的半地穴式房子里安居乐业。

 

形制各异的陶器

 

    陶器的出现改善了人们的生活条件,是新石器时代生产力进步的标志之一。它造型多样、用途广泛,是当时乃至此后几千年中国人们最主要的生活用具。无论是陶鼎、陶釜等炊器,还是小口罐、筒形杯等盛器,为我们了解认识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区分不同类型文化提供了信息资料。  

 

稻作农业的发展

 

    在距今约4500——4000年的龙山文化时期,农作物中出现了新成员——水稻。水稻的栽培种植改变了以旱地作物为主的农业结构。杨家圈遗址出土的稻粒,是一种来源于长江流域的长粒粳稻。考古证明,烟台地区是中国稻作农业对外传播的重要途径之一。
    二、东莱兴衰
    夏、商、周时期,居于胶东半岛的部族被称为“莱夷”、“嵎夷”,他们创造了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莱夷文化,建立了许多奴隶制国家。莱夷文化经过岳石文化、珍珠门文化两个阶段由盛而衰,渐渐融入两周青铜文化的滚滚洪流中。
 

“半岛岳石村”场景复原 

 

    距今约3900——3500年的岳石文化时期,人们依山傍水、围壕而居,在山海间聚成大大小小的村落。人们去附近的河湖和较远的大海中进行渔猎采集,回到村落中生产生活。他们用形体巨大的石锛、独具特色的半月形石刀种植和收获水稻、小麦、大豆等粮食作物,用具有夷人特色的陶器如陶缸储存粮食、陶甗蒸煮食物、尊形器盛食物等。作为生活的补充,猪、羊、犬等家畜饲养也非常兴旺。

 

岳石文化时期的陶窑

 

    制造陶器是当时人们最为重要的生产活动,正是这窑堂中的熊熊炉火,映出了岳石文化的繁荣。2007年,在烟台市牟平区照格庄遗址发掘中发现五座岳石文化时期的陶窑,展出的这座陶窑是其中之一。陶窑左上方为洞穴式火膛,火膛上端有两个出火口,火膛左右两边为堆放柴草的坑,中部为操作间。

 

珍珠门文化时期的陶器

 

 

    商末周初的珍珠门文化是东莱夷人特有的文化。文化特征表现在陶器上,以素面夹砂红褐陶为主,具有中原文化风格的绳纹器物增多,显示东夷文化在地域范围和发展水平上都逐渐衰退。

 

两周时期的青铜器

 

  商周时期,中国以灿烂的青铜文化成为世界四大文明中心之一。这一时期,烟台地区兴起了许多奴隶制国家,建起了宏大的城垣、国都。大批华贵精美的青铜器是东莱古国文明的象征,也是胶东古代历史最辉煌的篇章。
 

    三、盛世仙乡
    秦汉时期,国家统一、社会发展,时烟台地区经济繁荣、百业兴旺。制盐业、冶铁业发展迅速,铸铜、制陶各业都有精品出现。富庶繁华而又充满神奇浪漫的海上仙乡,吸引着秦皇汉武数次东巡,来到胶东半岛。

 

秦始皇东巡芝罘

 

    秦始皇曾三次东巡登临之罘,祭祀阳主神,并勒石立碑。这位千古一帝对胶东半岛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阳主神的祭祀地点在烟台市芝罘岛,这里出土的玉器代表着很高的规格,应该是秦始皇祭祀阳主时埋下的“瘞玉”。

 

汉代的盐铁用器

 

    烟台地区具有盐铁资源优势,在汉代是国家经营盐铁的重点地区之一。莱州出土的盐官印,为当时管盐机构的官方用印,形制巨大的煮盐盘、铁釜,专门用来煎、煮海盐;硕大厚重的铁犁铧,则是发达牛耕的生动反映。这些出土文物都有力地证明了汉代烟台地区盐铁经济的兴盛。

 

 

丰富多彩的汉代艺术品

 

    汉代是艺术盛世,烟台地区出土了很多汉代艺术珍品,青铜器、陶器、漆器及富有时代特色的陶塑品、画像石,多姿多彩,其中不乏实用与艺术俱佳的辉煌精品,展现了人们丰富的生活景象和绚烂的艺术情怀。 
 

    四、文化港湾
    南北朝以至宋元,是我国历史上经济文化高潮低谷错落起伏的时期。在汉族与少数民族碰撞融合过程中,烟台地区闪现的璀璨亮点在中国文化史中谱写了华丽的篇章。

 

摩崖神笔

 

    北朝时期,魏碑体鼻祖郑道昭在莱州市云峰山、大基山诸山所留题刻甚多,气势恢宏,艺术臻美,体现了魏碑书法的精髓。墙面上展示的《郑文公下碑》等三幅刻石拓片,只是这几十处刻石中的一部分,为了能让观众了解其他刻石内容,设计者充分利用三维空间,精心搭建了一个立体的互动平台,在利用互动装置展示陈列内容,增强陈列的互动性和参与性方面做了一次有益的尝试。
    当观众踏上玻璃地台,用脚点击刻石分布图的某个点位时,玻璃钢仿真岩壁上便会显示相应的刻石图像。以互动形式调动观众的参观情绪,给人以游走山间浏览刻石的体验,既丰富了视觉效果,使展示气氛趋于活跃,又可补充更多的陈列内容,达到寓教于乐的目的。设于地台与地面之间的坡道,为残障人参与互动提供了方便,从而让陈列变得更具亲和力。在此空间里,郑道昭《云峰挥毫》(国画)所留下的瑰宝(刻石拓片),与影像演示的刻石遥相呼应,做到了实物与影像、平面与立体、静态与动态等多种展示手段的有机结合,实现了雅俗共赏的设计预想。
 

海上丝路

 

    隋唐时期,烟台地区是东方海上丝路的主要起航处,这里有北方最大的造船中心和中、日、韩进行贸易的重要商港。享誉各国的中国瓷器,有相当数量从这里运往海外。向往唐文化的海外诸国特别是日本、新罗,他们的很多使节、客商、僧侣在胶东登陆,进入中国。  

 

 

 

全真道兴起

 

    金大定年间,王重阳在山东宁海(今烟台市牟平区)创立全真道。1219年冬,全真七子之一丘处机会元太祖成吉思汗于雪山,劝其禁止杀掠。1224年,丘处机奉旨掌管天下道教,全真道发展至鼎盛。全真道发祥祖庭的洞窟,在胶东半岛数量很多,现多有保存,展现了全真道兴盛的全貌。

 

    五、海防锁钥
    烟台地区地控我国南北海上交通,明清时期是拱卫京畿重地的海上门户,也是国家海防体系中重要防区之一。明初中央政府于此设立备倭都司、卫、所及墩台防御倭寇入侵。清末列强侵逼中国,海疆成为御敌的主要战场,烟台军事地位愈显重要。

 

明代海防建设

 

    明初倭寇侵扰东部沿海,海防建设愈显重要。明政府在登州(今蓬莱市)设置山东备倭都司,此外,还于烟台各地设营、卫、所、墩等军事机构和设施,其中的奇山守御千户所,是今天烟台城市发源地。


  

“蓬莱水城”沙盘


    蓬莱水城又名备倭城,初建于明洪武九年(1376年)。水城利用自然地势,沿山势修建成南宽北窄的长方形城池,面积约27万平方米。包括小海(海湾)、码头、炮台、城墙、水闸、护城河及相关的地面设施等。明政府在水城设山东备倭都司,驻守水师,防守山东半岛北部沿海。蓬莱水城是当时中国北方最大的军港,也是中国古代军港建设的范例。

 

抗倭名将——戚继光

 

    戚继光是明代杰出的军事家、民族英雄,著名抗倭将领,出生于登州(今蓬莱市)。他17岁任登州卫指挥佥事,后调任浙江、福建一带抗倭,基本荡除东南沿海倭患。他的军事著作《练兵实纪》是中国古代兵书中的经典。他留下了“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著名诗句,正是他以捍卫边疆为己任的高尚品格的真实写照。
  

“烟台海军学堂”照片阵

  
    甲午海战失败后,清政府为了重振海军,于1903年在烟台创办海军学堂(后更名烟台海军学校),校址位于今天烟台市芝罘区,谢葆璋任校长,专门用于培养海军军官。1928年该校南迁并入福州马尾海军学校。烟台海军学堂是最早的新式海军学校之一,思想进步校风活跃,培养军官570余名,一度成为辛亥革命的主力,在中国海军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网站首页  |  走进烟博  |  网上展厅  |  典藏精粹  |  最新资讯  |   学术研究   |  服务指南  |  民俗博物馆  |   在线留言

烟台市博物馆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27144   技术支持:直线网络   

开放时间:09:00-16:00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联系电话:0535-6232976   馆址:烟台市南大街61号